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Ginny | 7th Oct 2016, 13:34 PM | 三項鐵人運動 | (2863 Reads)


”Ginny!.......
首領!….”在終點前,大家給我的打氣,歡呼,我是聽到的,多謝。很想走近,邊跑邊跟大家擊掌,直至到Finish Line
,但是時間真的無多,我只可以繼續向終點跑,完成最後數十米


Picture

 ”You Are an Ironman!” 4次完成這距離的鐵人賽,12小時57分,比去年快1小時43分鐘,組別第4,得到第一個Full Ironman的獎項。在進入運動場前數分鐘,你們知道我是有多緊張嗎?

看到終點所在的運動場,而且看到入口,心想:到啦,願望可成真啦!但在入口前才發現,原來我並是在該入口跑進終點,我要撓到後面,不知還要跑多久才可進入,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跟著指示跑。

 

還沒到?還沒到?我時間無多,為什麼運動場就在我側邊,但偏偏就是不給我跑進去,看看錶,只有5分鐘。幸好自己一直沒有放鬆,還有時間,冷靜,繼續向前,終點不遠。再繼續跑,終於看見轉入運動場的指示,太好了!但一轉灣,不是吧,要落樓梯?!雙腳已無力,無可能跑下去,雖然距離13小時,只餘下數分鐘,我也只好像小朋友學行樓梯般,慢慢一步一步的往不走,這數十級樓梯,好像用了我9成路跑的時間。

 

終點前竟然這樣折磨我,又令我想起最後2K的自我對話,幸好我沒有放鬆。

 

最後2K時,看看錶,距離13小時還有約14分鐘,sub 13應該一定可以。但,不可以放鬆,因為可能GPS有誤差、可能跑的距離長了、可能…….總之太多估計不了的可能,我必需全速前進,勢必13小時內完成!我不能接受大意而導致的任何失誤!雖然天黑黑,雖然我是路盲,但重要關頭,我還能認清終點附近的景物,目標在望;雖然已筋疲力竭、雖然前面高大的洋鬼子已在慢慢的走、雖然我應該有足夠時間;但我仍告訴自己,必需全速前進!

 

有人說跑步是鐵人賽取勝的關鍵,說來也是,但重點不是你跑得有多快,而是你有多堅持,那份堅持到最後一刻的意志,才是路跑助你達至目標的元素。

 

帶大家經歷完最緊張的一刻,先平伏心情,讓我們回到12多小時前,開賽的一刻。

 

是次比賽在台灣的澎湖舉行,起點是嵵裡沙灘,賽前大家已做好大浪的心理準備,而前一日的5150賽事,更因太大流而有1/3人未能於限時內完成游水部份。此刻看著海大哥,只有說不盡的千言萬語。

 Picture
<<由海灘落水,明顯地後面個人重行緊,我已經要海豚跳,身高真係無影響?>>

Rolling start,不想等太久,夜長夢多,我排在第二排,很快便跳下海,賽程游2圈,完成第一圈,在沙灘跑約50M,再游第2圈。本來想勾著比我快的隊友,但前2日的突發工作,令我未能有最好的休息,身體還有點攰,我追不上他們,唯有自己游。作為Age Grouper,受工作影響比賽,是常識,這是比賽的一部份,沒有怨言,專心將自己做到最好便是了。海面的確有點暗流,但過程不算太難,的,尚算應付得來。3.8K的完成時間為1:13:36, PB41秒,組別第4。每次練習Ironman,水也是會被迫放棄,但我深信只要每次練習都留心動作,賽前減量休息,比賽還是不會太差,今次又一實証。

 

回到轉項區,"車,全部都係車",又是我最弱的單車,今次要面對的是强風。賽前已經計劃好自己應有的Power及目標時速,希望盡量減了受外界的影響。大風時看著Power meter,告訴自己雖然慢,但其實輸出沒有少;順風時,又看著Power meter,好像很快,但要確保自己沒有偷懶。而Power低時,又看看Cadence,是否太低或太高,影響效率。就這樣,全靠數字,客觀的要自己盡量保持在目標之內。

 Picture

這次180K,有3個低潮,第一個竟然是頭20K。正如之前所講,受工作影響,未能作最好的休息,游水後,頭20K的單車感覺力不從心。覺得不是太舒服,又覺得好需要補充糖份,又好像很累,於是食了第一包Gel。過了20K後,情況好轉,Power可以在預期的110,而時速亦超過預期的27KM

 

戰戰兢兢的進入傳聞極大風的跨海大橋,起初不敢用Aero bar,因為驚突如其來的强大側風,自己會控制不了而翻車,但踩呀踩,過了一半,好像沒有什麼側風,心還想,會否自己太矮,風被2旁的牆擋著,吹不到我,所以沒有影響?再看看其他人,好像沒有異樣,於是便嘗試用Aero bar,"E?!得左!"

 

第一圈,風爺的確還未上班,我踩得還輕鬆,但第二圈,風爺上班了,開始難捱。大約90K左右,我亦進入第2個撞牆位,又有累得不能再踏的感覺。長路漫漫,就在補給站下車,稍作休息,再前進吧。這樣停一停,AV頓時跌至26.XX,心很焦急,但也沒辦法,休息過後,只有專心一點踩,盡量追上來。第3個撞牆位就在約140K的時候,這時隊友超越我,精神的說:終於追到你啦!",心想,為什麼你還這麼精神?

 

最後20-30K,一直計算,7小時內完成單車有沒有可能,身體好像越來越累,車速好像沒有提升的可能。又突然想,如果是70.3的話,現在我已經完賽,並休息了一段時間,為什麼我要玩226?下次不會再玩這距離了!

 

但,練習了這麼久,單車雖然仍然弱,但超過7小時才能完成的話,實在太無面了,加速吧!Power!Power!Power!力量即使偏弱的我,也可以用Cadence,技術提升輸出,提升速度,衝呀!必需於7小時內完成單車項目。離開跨海大橋,聽到Dashing打氣團大叫:快D呀!"最後20K,用盡洪荒之力,剛剛以6小時59分完成180KPB20分鐘。

 

終於可以同單車說聲再見,換上跑鞋,進入可以任食薯片任飲可樂的歡樂時光。但真的很累了,我還能如期的跑嗎?經過接力區,正在等待車腳的隊友看見我,大叫:”快D跑呀!團火去左邊?"但那時,我真的不能跑,讓我慢慢的走,休息一會,先飲水及上一次廁所,之後我會按計劃跑,自言自語的說:"隊友,放心,我唔會哂左你陪我跑長課的時間既!"

 

慢了大約1K143, 147"這是路跑初段,經過私人教練兼Dashing校長時,他大聲給我的提示。

在離他數十米時,看見他,我心裏面便知道我將會得到最需要的資訊。但聽後心想:"143,147?! 咩唻?Pacing?400m要跑1”43-1”47?我要跑一個全馬,係Ironman裏面的全馬喎,點會比個咁的pacing指示?

"咩係143, 147呀?!"我邊繼續跑,邊大聲發問

"你E家第6,果2個係你需要同有機會追過的人呀!"

Bib no., 係喎,點解咁都諗唔到?"我實在已經太累了,當時已經作戰了8個多小時,開始不再精靈。

 

1,2,3,4…….120”看看錶,繼續數"1,2,3,4…..120”再看看錶。朋友問我,在最後馬拉松的階段,我在想什麼?非常簡單,心裏就是不斷重復上述的打數,規律地看錶,監察著自己的步幅及速度,雙腳自動自覺地跑動,就這樣維持了4個小時32分鐘。為什麼是120?因為這是我目標時間中,每200M大約的步頻。

 

4個半鐘不斷重復由1數至200,大約每200M數一次,我一共跑了42公里,即是數了超過200次,聽下去,好像很自虐。但這樣我就忘記了什麼是攰,忘記了那上完一個又一個的斜路,忘記了炎熱,可說是除笨有精。

 

完成了一半的路跑,已遠遠超越了143,147,經過,打氣小隊,他們告訴我,前面133,紅色上衫,快我一點點,追呀!那時因校長告訴我可追上的人已沒有,再前一個快我10K;所以我淡淡的回應,那不是我的組別,但打氣小隊緊張的說:"係呀!佢係呀!追啦!"為什麼比我還緊張呢?在邊跑邊細想,我145,我的組別大約有20人,133的確有機會是我的組別,於是又有新的目標。不久,校長又出現,他証實133的確是的我的組別,並提示不用急,她習慣在補給站停很久,我已剛剛在補給站過了她,只要保持自己pacing,每個補給站回頭看看她有多遠就足夠,不要跑亂自己,30K後才是比賽的開始。於是我又重回打數的寧靜,不荒不忙的上斜。

 

經過2個補給站,我回頭已看不見133,但在約25K處,她突然在我身旁,那時她的速度不快,我有意識的讓她在前,然後在後緊貼著她,希望這樣心理上迫一迫她,打亂她的節奏。數百米後,又到補給站,想起校長的提示,我顧意只喝一口水,快快的離開補給站,希望這樣再一次把她拋離。但是她可能知道我是她的同組對手,很快便追了上來,並且明顯的加速,那個速度,我跟了數步便知道我沒有可能維持,所以沒有硬跟,就這樣,反而被她拋離了。

 

校長說30K後才是比賽的開始,的確,30K後,我開始慢下來,每次覺得辛苦就更加專心打數,雖然比之前慢了,但仍在目標之內,直至36K,校長又出現,為什麼他無處不在?他在這個地方出發,也走了不了路,辛苦了!同樣是競賽運動員,有著無數的比賽經驗的他,當然明白我那時想什麼,需要什麼。他看見我,又大叫:"我知道你一定可以13個鐘內完成,無問題架啦,加油呀!Keep住就得架啦!一定得架!"

 

隨著他的打氣聲的減弱,我的速度反微微提升: “無錯,已完成36K,仲有6K,無理由唔頂埋佢,專心,繼續保持跑姿,繼續向前!"一直跑,一直好想快點完,腦裏有時會淡淡浮現衝過終點,達標的喜悅,有時更會幻想得獎的興奮。但是,跑步是沉實的運動,要成功,一定要沉著應戰,不能有任何雜念,繼續打數吧!最後全馬完賽時間,4小時32分,路跑時間比13318分鐘,証明我沒有硬跟是正確的。

 Picture
<<好似乜都影唔到,但呢張就係36K時,校長拍下,極有意義我相>>

多謝Dashing打氣小隊沿路打氣,多謝你們在終點等候,多謝你們給我明星級的歡呼,但經過接近13小時的作戰,我真的無法站太久,我需要回休息處躺下,實在太累,躺下後,雙腳由腳板到大腿,每一處大大小小的肌肉都在痛,我應該有半小時沒有任何動作,工作人員也兩度走來問我是否需要協助。無事,只是太累了,只是我覺得不會再玩226了。

 

這是一條難度相當高的賽道,天氣炎熱,路跑不斷上斜。在頒獎典禮中,男子職業組冠軍Daniel說,他由16歲開始參加三鐵賽,現在40歲,這次是他三鐵生涯中難度最高的一次比賽。

 Picture
<<隊友說得對, 係終點每一張相,我都係呢個位置,呢個姿勢,因為我真係郁唔到啦>>

第四個長Full Ironman距離的比賽,賽前有點不懂玩的感覺。因為之前三次也只是比完成好一點,只要一次比一次快便可以了。但是次,體能耐力上的確有明顯進步,單從計算,紙上談兵的話,我應該開始有一點競賽能力。但實際歸實際,耐力分配、就賽道環境隨機應變、心理質素等等都影響著比賽成績。

 Picture
<<第一個Full Ironman的獎項>>

慶幸我做到了,今年的三鐵成績可以說是畫上完滿的句號,再一次多謝一直在身邊支持我的你們,期望我反口後,更上一層樓的Ironman